Journal.2011.01.20.jpg  

Last year, something big happened to me. Well, maybe not that big, but it did have great impact on me, which made me start thinking about things that never hit my mind before. I was still in a mess at the beginning of this yeareven though I was very determined to change myself, I still had trouble pulling myself out of this soul-sucking-mud situation. A colleague I used to work with five years ago sent a message saying that she would like to send me a pink crystal as a gift to wish me all the best. She heard what has been going on with my life and felt sorry for me, and she wanted to give forward her blessings like she always did when a friend was in need.

glo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jpg

This morning, as I rushed to work, hoping to make it at 9:00 am sharp (don’t laugh, people, I’m serious), an old lady came to me with a wrinkled note in her dry, wrinkled palm. I didn’t have time for her—this was what first flashed across my mind, so I spontaneously waved at her and trotted on, not even bothering to listen to her unfinished sentence. A casual glance had me notice the innocent, hopeless look on her face. I felt a sense of guilt drowning me. “Good deeds, Georgia,” I heard this tiny voice screaming all over the pavement as I marched on. So I turned around immediately and raced back to her, panting like a...I have no idea.... Obviously, she’s lost. I gave her directions to the given address, which was wrong since it should have been 羅斯福路 instead of羅福路W hen I punched in, I was one minute late, but no regrets. One minute. It only takes one minute to confess a thought, to say prayers, and to give blessings. It also takes no more than one minute to save someone else’s trouble. Why spare the good deed? I’m starting to like this good-deed concept. One minute.

glo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非常喜愛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這一部份,尤其是當 Alice 遇見 White Knight 的那一段,White Knight 帶著 Alice 翩翩起舞,承諾會永遠在身邊保護她。那是一個很溫馨的老少雙人舞的場面,有人說 White Knight 就是作者 Lewis Carroll 自己的化身,讓 Alice 以後不論走到哪,都有他相隨。故事結尾的地方,當 Alice 回到真實世界時,有一群人輕輕地在身後呼喚她,她回頭,穿過鏡子看見那些伴她度過童年的奇幻人物們,聽見他們依依不捨地唱著,Can you see us, Alice? Do you remember, Alice? 她微微地笑了。童年的奇幻世界並不會因為成長而被消滅,想像力的消失也不會等於成長。成長,在克服恐懼之後。每一個階段,我們都有階段性的,不同的恐懼來源,這個階段克服了,才能邁入下一個階段的人生。沒有人一定要拋棄天真的自己。片尾合唱的那首歌真是好聽,感動得眼淚打轉。

        以下是嵌入的影片,無字幕共十段:


















glo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九歲的時候,在美國看的電視長片。原影片共六小時,分三天播出,內容包括了 Alice In Wonderland 以及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但是當時爸爸管制小孩看電視的時間很嚴格,所以沒有看完整。回台灣後,1987 年的農曆春節,台視安排了除夕到初二連續三天的晚間黃金時段播出此長片,我既興奮又期待,但是大人們很堅持過年就要看賀歲特別節目(以前的春節特別節目比現在好看很多),所以又一次看得零零落落不完整。之後看過很多不同版本的 Alice In Wonderland,始終沒有一個版本能讓我覺得如同 1985 年的電視長片來得令人魂牽夢縈。感謝 Youtube 平台的誕生,使許多回味無窮甚至絕版的好影片,能以迅速又直接的管道取得觀賞,供遠方的人重溫記憶,再次碰觸以為無緣再見的那份感動。

        Youtube 一的這個版本是後來原發行單位,也就是美國CBS電視台,將六小時的影片剪輯成為全長約 200 分鐘的 DVD 版本。DVD 在 amazon 等網站可以購買得到,不過運費很可能就比 DVD 貴了,而且 DVD 可能都是剩一些二手的。不過我還是很希望,如果有住在美國的朋友要回台灣時,能夠為我代購此 DVD。它對我來說是很值得珍藏的寶物,不知道有沒有出原聲帶?我向來非常喜愛 Musicals,這不電視長片裡的每一段歌舞,我都非常喜愛,主題曲也相當優美。或許以今日的眼光來看,裡頭的化妝技術和道具、特效都太過時,但是以 1985 年那時候的電影製作水準而言,算是相當優越的表現了。整部片的卡司也很龐大,多是些很資深的電視演員,好幾位都在經典影集 Love Boat (中譯為《愛之船》,台灣八零年代也播過好一陣子)裡擔綱演出,而裡面飾演 Pat the Pig 的 Scott Baio  ,是當年在美國紅透半邊天的影集  Charles In Charge  的首席男主角,非常帥,去年才結婚。演員們的演技,氣質都很出眾,對白也很忠於原著,是值得一再品味的好作品。 以下按照順序嵌入影片(無字幕,共十段):



















glo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些日子,遠在高雄唸書的弟弟在MSN上丟訊息問我句子「I'm pruning up.」的意思。 考倒我。pruning 判斷起來應是 prune 的進行式,而 prune 當動詞時多半用以表示園藝方面的修剪整枝。弟弟認為這字義說不通,因為說話者在洗澡,應該跟他做的事相關。我沒學過也查不到 pruning up 或是 prune up 這樣的慣用語,一時間真是無解。我說他得告訴我前後文,才能判斷 pruning 指什麼動作。他傳來網址,該網站是台灣的 Garfield 漫畫迷,收集了 2001~2007 年包括最新的漫畫,附上站長個人的中文翻譯和短評。不過,或許因為對外國文化以及口語用法的不熟悉,不少翻譯內容有謬誤或是錯誤的劇情解讀(就是翻譯正 確,但沒抓對漫畫想表達的笑點或內涵)。弟弟說最近在看漫畫學英文,我告訴他剛傳來的這則不只翻錯了,還錯得有點離譜,要留意。他說他知道該站不少漫畫中 譯有錯,我便在好奇心驅使下花了點時間瀏覽 2001~2003 年的漫畫,確實察覺某些翻譯有問題,但我弟弟是否都看出來了呢?

       職業病的細胞在我的腦子和指尖不斷繁殖、歌唱。忍不住,決定讓 2002 年做了一陣子的 sense 學英語重出江湖。當年用DC 拍成小短片,費時費力地蒐集資料解說,雖然有趣又可試試全美語教學,但太累而且不能變胖(唉,所以囉…懂吧?)。這回再次於網路上提供 feedback,直接用現成的漫畫素材視情況講解。一方面由於學生時代收集不少 Garfield 漫畫書,喜歡從上面學些實用美語,同時透過作者的幽默了解道地美式幽默,有助於對外國文化的了解,間接提升英文口語的理解力。另一方面,我很鼓勵弟弟繼續 閱讀英文,不管從漫畫入手還是新聞文章,我都很樂見並盼他持之以恆,也鼓勵身邊的朋友多讀,若害怕就看看漫畫。原站長的翻譯雖已相當不錯,我仍希望貢獻微 薄的知識和國外成長的短暫經驗,修正少部分翻譯。既然要講解,不如別在意原譯文是否有錯,就挑文字內容不過多,程度不會過於簡易者,或針對有可講解之處者 解說。話說在前,非敢稱自己英文程度很高,更遑論權威性,講解內容如有錯誤或曲解,還請大家不吝指正,參與有意義的討論,一同成長。第一回,就來看看我弟 弟那天到底問了什麼吧。



        他問的就是最後一句 John Arbuckle 說的「I'm pruning up!」

        首先我們看第一跟第二格,應該很好懂。John 在跟 Garfield 求救,他說他卡在澡盆/浴缸裡了。於是 Garfield 告訴 John 說,把小鴨的泳圈內環的氣孔拔開把氣釋放出來。我們先看到這裡。「inner tube」指的是輪胎的內胎,inner 是指「內部的,內側的」,tube 是管子的意思。 那麼 「inner tube ducky」是什麼呢?回想一下,小時候的兒童泳圈,不是都做得很可愛,有的還多加了動物的頭跟尾嗎?鴨子造型的泳圈應該算很常見,也是很典型的兒童泳 圈。浴缸、小鴨子(用 ducky 而不用 duck,當然有表示小巧、可愛、親暱的意思),這兩者之間的連結會產生在什麼情境之下?小朋友或小 baby 洗澡時。

        洗澡水上漂一隻可愛的小鴨鴨,不用說一定是幼兒沐浴的畫面,作者巧妙地以此點出 John Arbuckle 的幼稚滑稽之 處—— —個大男人在自家澡盆裡穿上小鴨子造型的泳圈戲水,還連人帶泳圈一塊兒卡在浴缸裡。因此 Garfield 教他把泳圈的空氣放掉便得了,而 John 在同時又喊了一句「I'm pruning up!」表示求救。我們先看看 pruning 這個字。它的動詞原形是 prune ,但是在本文第一段我就說過, prune 這個字如果我們硬要取其動詞的字義套用,在語意上說不通。那麼我們不妨倒退一步思考,先想想 prune 這字有哪些字義?一般的字典會告訴你,它可當名詞或動詞。當動詞的字義我們既不考慮,就看看名詞的意思。

        當名詞時可指稱脾氣差的人或愚笨者,無競爭力者,這些都跟這則漫畫關連性較低;另一解釋是指由 plum(西洋李子,見左圖) 脫水而來的一種零食,跟蜜餞很像,但不如蜜餞經過許多的調味加工。或許有人吃過太陽牌加州梅(見下圖),多年前電視廣告打得挺兇的,「真的沒有籽耶!」 「好大一顆哦!」有印象嗎?從下圖包裝上的「Pitted Prunes」字樣,意為去核的李子乾(有的字典寫作梅乾),我們便知道當年廣告上看過的加州梅,其實就是現在我們討論的 prune。總之,當它還是水果李子時叫做 plum,脫水後叫做 prune。這跟穿著泳圈卡在浴缸裡的 John 有什麼關係?如果他一直出不了浴缸,泡在水中的時間過長,相信你我都有過經驗,皮膚(尤其手指、腳趾)會皺得像是乾梅子表面的紋路。John 正是在向 Garfield 呼救,說他整個人都要泡到起皺子了。

        藉由這樣的相似性,於是 prune 這個字便從名詞轉化成動詞,就是亂皺起來的意思,皺得像乾梅子的表面一樣。許多英英字典都有列出 prune 在俚語方面可當不及物動詞,意思是在表達情緒不滿或或厭惡時而做出的臉部扭曲動作(像是蹙眉蹙鼻那樣);這樣的表情在臉上顯現出來的表皮皺紋,就有些類似 prune 的表面。因此我們不妨可以推論,prune 由原本名詞轉化出動詞的用法,但是因為非正統語法而被視為一種俚語;這則漫畫裡「prune up」的用法或許就是運用這個俚語的意思,加以擴大使用,追本溯源,還是將原本的名詞意義轉化做動詞使用。其實這類名詞轉化作動詞的非正式用法,在英語、 中文都可見。例如 :

        I Googled you and found something interesting.(我去孤狗了你一下,發現有趣的事。)

或許因為人們時常將名詞轉動詞用,英文的字彙裡便有許多意思相同而名詞動詞兼代的演變,這純屬我個人的思考,有興趣的人再深入探討語言學吧(我恐怕功力太淺)。

        而在這裡用「pruning up」來講,卻不單獨用「pruning」,其實是一種語感的表達,可以看成「整個」或「完全」的意思。這種用法在英文很常見,例如 「clean up the room」、「finish up my homework」、「end up crying」,把up 抽掉後並不改變語意,但保留 up 則產生了「確實達到某目的」,或是「全部完成某件事情」的明確表意作用。關於 up 的用法其實非常多,如果有興趣更深入研究 up 在此處的用法,可以去查詢 up 當作副詞的用法。

        最後,請容我補充一點與英文不相關的事情。加州梅,許多人說吃了它可以幫助排便順利,因為它含有大量纖維素。包裝紙上也有類似的說明。根據個人經驗,如果 早上空腹吃六~七顆,再吞幾口白開水,不到兩小時就會排便,而且往往伴隨一點腹痛,排泄時,我只能用山洪爆發來形容,馬桶會弄得很髒,有藝術愛好者會以為 此人在用大便畫潑墨山水,其他人會覺得這個人是在實驗大便到底可以噴多高。所以如果不是在自家洗手間裡,最好別嘗試,省得遭掃地媽媽的白眼加詛咒,不然就 是離開前先檢查一下,必要時清理完自己的爛攤子再走。如果是在自家,其實我也不建議大家吃這個來排便,除非嫌自己太瘦需要養胖。又是根據個人經驗,吃加州 梅雖然排便順利,但是保證發胖,而且是立竿見影,措手不及,人人可覺,磅秤都會哭泣。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它的熱量太高了,據說糖的含量占百分之 63 以上。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如此,令人發胖卻是一整間公司,一屋子家人,一條街鄰居都見證過的事實。不可不慎。

glo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前一陣子收到老同學轉寄一個日本樂團 Mr Children 一支MV的網址:   



          「http://www.cs.ccu.edu.tw/~ccy92u/kurumi.wmv 」,同學在信中寫道:

    

         「你有想過嗎?

               當你年老後,還會記的年輕時要一起去完成的夢想嗎?

               當你年老後,還會有可以一起瘋的朋友嗎?

               我一直很喜歡.…愛因斯坦 說的…“人因夢想而偉大”…

               當我們老的時候…會是如何呢?!
               還會有像這樣一起……的朋友嗎?! 」


        當時我回了一封群組信,內容是這樣的:


sense 的想法:

    

       這則 Music Video  讓我想起學生時代,那要命的青春,活該的天真。一切是如此可笑,但是相當美妙。回憶中的極品,強烈得你不得不暫時遺忘當下。

 

       讀高中時,有一天雅燕很興奮地告訴我,她們幾個住宿的女生徹夜未眠,聚在廁所裡聊天,說著長大以後的夢想。她們要開一間很棒的麵包店。聽了好心動呢,從店 名、佈置到麵包的口味都想好了。多年後,當我唸大三時,其中一位同學癌症過世了;還有一位高中畢業不久便嫁入豪門;而雅燕也早已跟我失去聯絡。

 

       我在大學度過學生時代最開心也最痛苦的一段日子。計畫過很多夢想,很多個「我們的未來」。畢業前,跟 j-wen 談到以後一起開補習班,我教英語, j-wen 的老公教數理, j-wen 跟 rabbit  可以教國文、作文、其他社會學科等等。當時聊得忘我,剛從影印店出爐的訓詁學筆記早就涼了(親愛的 j-wen ,我訓詁學期末考考很爛絕對跟妳無關)。畢業迄今已兩年半, j-wen 忙著照顧家庭與孩子,rabbit 在花蓮當超有學問的高學歷鄉下人(電影TAXI 3 在台北早就下檔了,還很興奮地打電話告訴我多好看,要趕快去看。rabbit 我愛妳),目前可能正吸著男友的二手煙與碩士畢業論文搏鬥。(rabbit 加油,今年若順利畢業,sense 請妳吃文園的波羅麵包,帶妳回母校遊街,氣死那些勢利眼的老師,然後在文華樓走廊留下妳的掌印,搞得比星光大道還風光。咦?這也算夢想呢!)

 

       麵包店,只有在高二那年是熱騰騰的。補習班,還在萬丈平地起的階段便胎死腹中。許多青春的夢想尚未實現,我們早已紛紛向現實投誠。去年我所在的公司的執行 長問我有什麼理想,我眼睛發亮地回答他:「我要跟我的好同事  Wendy 一起開美語補習班!」那時我還有築夢的熱力。然而隨時間的流轉,猛然發現自己就置身在人事全非的大環境裡,Wendy 告訴我:「去結婚吧!我希望妳能幸福。」於是如果有人問起我的理想,我便兩眼發直地說:「就…結婚吧!如果沒人要我,我就一輩子跟在父母身邊,不管他們去 哪,即使是死我都要跟隨。」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們既然置身於人事全非的環境之中,換言之我們屬於物換星移的一部份,未來的事不能蓋棺論定。也許等我老了,會突發奇想報名全國舞展,一 雪前恥,滿足愛跳舞愛現的夢想,前提是,我還有身材,還跳得動的話;或者到二二八公園裸奔,前提是,我裸奔完還有臉活下去的話。

 

       年少時的夢想,真正美好。它給我們瘋狂的理由。

 

 

 

    sense                                               請勿任意轉載拙作∼

    93年3月24日有感                         神愛世人,sense 愛你們

 

 

 


 

glo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